Domaine Armand Rousseau酒莊歷史種植釀造小記

armand rousseau 1.jpg

1909年開始Rousseau家族便以Gevrey村Rue de Lavaux (Lavaux大道)上一座13世紀即存在之教堂旁的古老建築物為起點,同時並有一些自有葡萄園。1920年開始,在一次大戰後由於不景氣貴族開始低價賣出手上的葡萄園,,Armand Rousseau在此時便陸續買進一些相當優秀的葡萄園。像是Charmes-Chambertin(1919)、Clos de la Roche(1920)、Chambertin(1921)都是在此時期買進的。

Armand Rousseau

armand rousseau 2.jpg

而在當時勃根地的葡萄農普遍將釀好的酒整桶賣給酒商的習慣下,Armand Rousseau聽取了當時Revue des Vins de France的創辦人Raymond Baudoin的建議。在1930年與 d’Angerville及Gouges開啟了Burgundy酒莊裝瓶(Domaine Bottled)的風氣,雖然酒莊裝瓶會讓支出增加,但Armand Rousseau仍繼續收購優秀地塊,Mazis-Chambertin(1937),、Mazoyeres-Chambertin(1940),、Chambertin(1943,1956),、Clos de Beze(1954),、Clos Saint Jacques(1954)看到這會發現Armand Rousseau也太會選了吧!六個特級園加一個擁有特級園實力的超級一級園,若當時有facebook他應該會有一萬個讚!

IMG_6693.JPG

IMG_6692.JPG

他的兒子Charles在受完律師訓練後開始在Dijon的大學攻讀葡萄酒釀造學(enology),並在1945年投入酒莊。在他時期購入Clos des Ruchottes(Ruchottes-Chambertin 1977)、 Chambertin(1980晚期) 。隨著Armand Rousseau 在1959年的一場車禍中過世, Charles開始負責整個酒莊。

熱衷於拓展外部少量私人客戶的Charles在1951年提著兩只手提箱隻身來到倫敦的維多利亞車站,他第一位拜訪的客戶是位BBC電視台的管理者。這在當時以酒商(附註1)為主要購買者的法國市場來說能直接擁有個人客戶是非常難得的。不同於法國戰後英國以酒商為主流的市場漸漸式微,Charles亦去拜訪當時幾個大酒商(附註2)。雖然當時它們只是微笑並帶有暗示性的眨眼不以為意,但在往後十年他們陸陸續續地出現在Charles的辦公室並要求購買他的酒。有些客戶是英國貴族甚至是法國人!!也由於他積極地拓展客戶並取得長期的合作使得他的酒有90%從法國出口也因如此酒窖裡的存酒數量極少!到後來即使是忠實的客戶在某些酒款能拿到的貨量從12瓶減為6瓶甚至到3瓶,因為需求大產量少而後造成價格的攀升。然而… Armand Rousseau從來就不是便宜的!比起其他的佳釀他是最優質且有其價值性的。之後….酒莊有著多樣性的擴展在商務及酒方面,1980年增加兩個新酒窖 ,1996年擴建酒莊並在近幾年裝設空調。

Eric Rousseau

Eric Rousseau.jpg

Charles的兒子Eric在Dijon唸完葡萄酒釀造學後曾在Lycée Viticole et Agricole de Macon Davayé工作一段時間,在80年代早期 回到自家酒莊工作。相較於實驗室或是釀酒學所帶來的人為影響,Eric更相信在風土條件下的土壤及悉心照料所呈現出地塊原有的真實樣貌及天性!小心謹慎的照顧是為了取得最好的葡萄,並且每四年一次的最低限度使用有機堆肥不使用化學肥料。會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二次世界大戰後Eric的祖父Armand受到其他葡萄農遊說使用鉀肥。當時認為鉀肥能填補因戰爭時土地荒廢造成養分的短缺及能提高葡萄酸度及糖分。Eric至今仍清楚記得那時一車車載滿鉀肥的卡車被運至酒莊!然而Eric認為這是一個重大的錯誤決策,鉀肥漸漸以每年一公分的速度浸潤葡萄根導致降低了原本應有的酸度及破壞了平衡感進而影響葡萄酒的風味同時帶來細菌性的損壞。往後二十多年的時間酒莊為了讓土地慢慢地恢復了原有的健康做了許多努力。Eric為了不重蹈覆轍在2000年起即使會降低產量仍停止使用除蟲劑,但他保留了使用除真菌疾病劑的權力,因位處於大陸型氣候的地利位置常因潮濕容易有真菌類疾病的發生。

所有的植株皆以Guyot式種植只有少數很年輕的植株採Cordon式。目的是為了限制其酸度,所使用的葡萄種目前約七至八種clones。種植密度約10000/ha,為了控制產量在五月時有系統的嚴格執行ebourgeonnage讓每一長枝最多保留8個芽孢。到七月時位在北方的葡萄會依照該年分天候狀況實行綠色採收(green harvest)以維持產率在30-40hl/ha。 Eric認為最重要的轉變是比起同村其他酒莊他更傾向於同一時間採收,低產率及極佳的面向讓葡萄擁有很好的成熟度!而採收時已經過非常嚴格的挑選因此在酒莊中再次的人工揀選有時是不需要的。葡萄樹齡也是酒莊感到自豪的一部份,大多是40-45年的老藤。但有更多是超過的!酒莊每年有系統的在每公頃約1/6的面積上重新種植以替換過老的樹藤。1992年Lavaxx St. Jacqoes上的植株重新種植2001之前此園葡萄混在村莊級地塊釀造,2002年是重新種植後的第一個新年分。

Guyot System 居由式

Guyot-System.jpg

Guyot system 3.jpg

Guyot System 居由式

Cordon system.jpgCordon System 高登式

Cordon system.jpg

葡萄串不經破碎希望能保持其完整性以延長發酵及更溫柔的萃取。90%去梗發酵前冷浸泡約4-5天之後在不銹鋼桶中發酵溫度不超過31゚C約兩星期。採皮淋汁皆有,之後20-22個月的橡木桶培養。 Chambertin和 Clos de Beze新桶使用比例100%, Clos Saint Jacques新桶使用比例80%,其他特級園新桶使用比例為30%,村莊及使用舊桶.酒莊最出名的則是在冬天會讓酒窖保持溫暖以加快乳酸發酵的啟動。

酒莊擁有地塊 

Appellation Level Climat/Cru Area(ha) Year/s of planting
Chambertin GC 2.15 1930-97
Clos de Beze GC 1.42 1935-2000
Charmes-Chambertin GC 1.37 1948-90
Mazis-Chambertin GC 0.53 1945&1978
Clos de la Roche GC 1.48 1961-2008
Ruchottes-Chambertin GC Clos des Ruchottes 1.06 1950-2003
Gevrey-Chambertin PC Clos Saint Jacques 2.22 1935-93
Gevrey-Chambertin PC Les Cazetiers 0.60 1948
Gevrey-Chambertin PC Lavaxx St-Jacqoes 0.47 1948-96
Gevrey-Chambertin V 2.21 1952-88

附註1: Drouhin, Faiveley, Bouchard Père and Thomas-Bassot

附註2: Ward & Martinez, André Simon, Christopher & Co., Dolomore, JH & J Brooke, Bonne Portes and the Soho Wine Co.

部分圖片取自網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